然想到伊豆豆说许大姐为了戴部长

西在一点一点地弥漫开来。
  万丽心里很明白,事实就是这样,所有的影响,都来自于田常规的这次谈话,当然,受影响最大的,是她自己,她内心的压力这么大,心情这么沉重,情绪这么不稳定,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田常规。
  万丽心里很气。但是,与其说她是在生李秋的气,生大家的气,还不如说是生自己的气。李秋虽然做事情过分了一点,但她也有她的难处,不能要求她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改变自己。所以,最可气的是自己,被一次谈话就打倒了。
  万丽心里忽然一惊,仔细回想那次和许大姐的谈话,想来想去只记得自己问过许大姐《省委内参》是怎么回事,并没有把向秘书长写文章攻击平书记要发《省委内参》的事情告诉许大姐,许大姐却说是她告诉的,所以,这件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真的说过,后来却忘记了,二是许大姐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什么,自己去查出了这件事情。万丽越想越怕,这件事情会不会就是从许大姐这里传出去的?是传出去的,还是许大姐直接去告诉平书记的?万丽忽然想到伊豆豆说许大姐为了戴部长能够扶正,曾不择手段地做了一些事情,伊豆豆还说,说出来她会吓晕过去的,一想到这里,万丽的心底深处猛地升起一股寒意,使得她浑身战栗了起来,因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最后的结果都是许大姐为了戴部长的扶正,出卖了她,出卖了向秘书长,就在这一瞬间,万丽的眼前突然闪现出那一天她和林处长站在向秘书长面前,向秘书长接电话时的脸色,和他说的唯一的一句话,他怎么会知道的?写这篇文章,本来就只是她和向秘书长两个人的事情,连林处长都不知道,向秘书长可能也是考虑怕有个什么闪失,所以不仅没有通过林处长,最后连万丽的名字也拿掉了,也算是小心谨慎,但结果还是被平书记知道了……
  万丽心里忽然一跳,脱口说,会不会是陈佳?康季平说,怎么,如果是陈佳,你觉得心里过不去了,是不是?万丽没有说话,心里直嘀咕。康季平说,当初她提了正科级,你没有提,她还比你晚进来。万丽说,当时好在调了一个科提的,也是计部长的良苦用心。康季平说,就算计部长没有良苦用心,她在宣传科扶了正,不也一样面对你吗?所以你大可不必于心不安。万丽说,看起来真是挤掉了陈佳?康季看武侠小说吧,武侠小说里都是这样。说着看了看表,道,万小姐你放心,我也没有时间逼你的供了,就算有时间,我也逼不出你一丁点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