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康季平,他们对她说的话,简直

我也不开心,再说了,我当你的办公室主任,虽只是正科,但你不会把那个括号给我拿走的,还不是一回事?
  万丽听叶楚洲这番话,听得心里乱跳,当初在和叶楚洲一起工作的短暂时间内,就有多次感觉,叶楚洲有什么地方,很像康季平,虽然他们的长相、脾气,为人处世、世界观都不一样,但万丽就偏偏有这种感觉,此时此刻,叶楚洲的话,再次让她想起了康季平,他们对她说的话,简直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康季平鼓励她走仕途,叶楚洲鼓励她下海经商挣钱,他们都对她抱有很高的期待,但这种期待,都是建立在他们认为她是一个想要出人头地的女人这样一个基本认识之上,万丽想到这儿,不由苦笑一下,说,女人要强,会令男人很讨厌,你为什么不离我远一点,反而还来找我,还要高薪聘我?叶楚洲说,你说错了,有的女人要强,会令男人厌烦,但你不一样。
  万丽听伊豆豆这一番论说,觉得她也把陈佳抬得太高了,万丽心里不服,便攻击伊豆豆说,这么说起来,你就是那个到老还爱虚荣的女人啦。伊豆豆毫不客气地说,我当然是,你也是。万丽说,为什么陈佳就不是?她不是人吗?她不是女人吗?伊豆豆说,她是人,她是女人,她也是爱虚荣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但她放在心里,藏得深一点,哪像你,更不像我,什么都写在脸上,有什么出息。万丽又不服,说,我什么时候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伊豆豆说,是呀,万小姐还觉得自己城府挺深的呢。说到这儿,“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万丽脸也绷不住了,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不由得也跟着伊豆豆笑了。
  万丽头一次听孙国海说这孙半城,差一点笑出来,说,半城?皮厚不厚你?孙国海说,半城还是客气的谦虚的呢,孙大半城都可以当仁不让呢。说着指了指桌上的手机,说,不说别的,就说这手机,你知道的,我前前后后都丢了三次了,用了四个手机,哪一个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万丽说,听你的口气,丢手机是一种光荣?孙国海道,嘿,光荣也不是光荣,但今天丢了,明天就有弟兄给我送新的来,也够牛的吧。他见万丽皱了皱眉,又赶紧说,不过你放心,保证不犯错误。万丽说,那些犯错误、犯罪的人,又有谁会说自己在犯错误在犯罪呢。孙国海说,反正我的弟兄,都有办法操作的,再说了,我的手机又不是一个人送的,就算有人去查,查到送一个手机又算得了什么。
  万丽脱口就说,好,我半个小时之后到。小邢说,好,我向田书记报告。电话挂断后,万丽慢慢地收起手机,看着墓碑上康季平的照片,康季平在墓碑上朝她微笑,说,去吧,这就是你。万丽走出几步,又回过头看着康季平,康季平仍然微笑着说,走吧,走吧,你安心干你的事情,你到哪里,我都陪着你。两行眼泪缓缓地淌过万丽的脸颊,她一边抹泪,一边加快了下山的步伐。
  万丽万万没有想到,有一个人会跳出来反对她和孙国海,这个人就是康季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